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蔡远国与四川省博大劳务有限公司等劳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2民终9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蔡远国,男,1972年12月5日出生,住四川省巴中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北京安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蒋征亮,男,1980年8月17日出生,住四川省仪陇县。

原审被告:四川省博大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仪陇县新政镇春晖路二段二号金源帝都1幢4-2,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钟怀林,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国平,仪陇县扬正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蔡远国因与被上诉人蒋征亮及原审被告四川省博大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大劳务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17)京0111民初186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蔡远国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蒋征亮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严重偏袒蒋征亮:蒋征亮提供的结算单为复印件,且书写不清楚,真实性无法核实,该结算单没有博大劳务公司盖章,也没有我或者项目经理文兴福的签字,只有王学军的签字,而王学军的身份博大劳务公司与我本人均无法确定,一审以该结算单为依据确定我应当支付劳务费,没有事实依据;现有证据并没有证明蒋征亮向我实际提供了劳务,一审法院确认我们之间存在劳务关系是错误的;蒋征亮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我并未有不诚信的行为,且我与蒋征亮之间没有任何合同关系或事实上的合同关系。

蒋征亮辩称,同意一审判决。结算单给我们的都是复印件,原件在蔡远国手里保存,工地上的项目经理实际上就是王学军,文兴福只是名义上的项目经理;蔡远国和王学军的家是一个地方的,两人是亲戚关系,我有与王学军的通话记录,还有介绍我进入涉案工地工作的段兴华的通话记录,段兴华之前也是工地上的管理人员;从蔡远国欠我钱开始,每个月我都给蔡远国打电话发短信,包括微信。

博大劳务公司述称,同意一审判决。我公司不是被上诉人,我公司只是对事实性的东西进行说明。结算单是复印件,按照法律规定不能作为证据采信;我公司与蒋征亮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我公司与蔡远国有劳务关系,我们已经把所有劳务款项支付给了蔡远国,王学军不是我公司的员工;蔡远国与蒋征亮之间的劳务关系以及王学军是否是蔡远国雇请的管理人员,我公司不清楚。

蒋征亮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蔡远国、博大劳务公司立即给付劳务费52710元;2、判令蔡远国、博大劳务公司自2013年1月1日至给付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三倍给付利息赔偿。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本案首先需要确认蒋征亮与蔡远国之间是否存在劳务关系,现在案证据均不能直接证明,但证人王某出庭作证时提到了蔡远国的弟妹潘秀荣在工地做饭并零售商品,与蒋征亮提交的借款单(退卡3张,共计140元)所载“借款人潘”有一定联系;证人陈某(蔡远国的妹夫)与邓英吉管库房,与蒋征亮提交的“证明打磨工工具以交清2012年10月16日邓英吉”互相印证,已经能证明蒋征亮与蔡远国之间存在劳务关系;2、班组结算单虽载明应结款项为52710元,但庭审中蒋征亮自认还应扣除1720元,故未结款项应确定为50990元;3、结算单上载有“生活费及借支未扣除”字样,虽然蒋征亮称不存在这部分款项,但不影响此后蔡远国持相关证据主张权利;4、博大劳务公司与蔡远国约定由蔡远国负责清偿本工程项目的全部债务。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本案中,现有证据相互印证,能够证实蒋征亮为蔡远国提供了劳务,蔡远国理应及时给付劳务费,长期拖欠是错误的,现蒋征亮持班组结算单来诉,蔡远国虽否认王学军的身份,但不影响蒋征亮为其提供劳务的事实及未给付蒋征亮劳务费的事实,故法院对蒋征亮要求给付劳务费的合理请求予以支持;根据在案证据显示,蔡远国的债务应自行承担,故法院对蒋征亮要求博大劳务公司承担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关于蒋征亮要求利息的诉讼请求,证据和理由均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蔡远国就诉讼时效的答辩,法院不予采纳。综上,法院对蒋征亮的合理诉求予以支持,对蔡远国的辩解不予采纳,对博大劳务公司的辩解予以采纳。综上,一审法院于2017年11月15日判决:一、蔡远国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蒋征亮劳务费五万零九百九十元;二、驳回蒋征亮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蒋征亮、博大劳务公司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没有异议。蒋征亮称其于2012年在房山区马各庄回迁安置工程提供打磨工劳务,蔡远国认可该工程系其承包,蒋征亮所述的工作时间段和其承包工程的时间段差不多,但蔡远国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不予认可,认为其与蒋征亮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不认可蒋征亮提供的结算单,对于王某、王飞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认可。

二审庭审中,蒋征亮另提供:1、2017年11月28日其与案外人段兴华的通话录音,称其系经段兴华介绍到涉案工地提供劳务的,录音证据内容包含:“蒋征亮(该段简称蒋):你那年介绍我在马各庄蔡远国工地上,现在他不认账;段兴华(该段简称段):找到人没有;蒋:找不到,现在打官司,他不认账,他说他不认识王学军,不认识你;段:不认识王学军?蒋:嗯,他说他那个项目经理是文兴福不是王学军;段:项目经理是文兴福,王学军是主管;蒋:项目经理不就是主管吗,是他给我算的账;段:是他算账,项目经理文兴福是挂牌;蒋:王学军是什么职位?段:算账的是王学军;蒋:他说他公司没有叫王学军;段:你说项目经理他就说没有了呀;蒋:因为我们结算单是王学军签字的;段:去博大公司应该有王学军的资料;蒋:没有;……段:我是白跑的,我介绍你去的,王学军接待的,王学军安排的,一切都是王学军处理的”。蔡远国质证称,录音里所谓的段工的身份无法核实,真实性不予认可,所谓的段工当时不在工地,对工地的情况没有办法确认,与本案的事实没有必然联系。

2、2017年11月28日蒋征亮与王学军的通话录音,欲证明王学军系蔡远国雇佣的人,录音证据内容包含:“……蒋征亮(该段简称蒋):我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就是想你证明一下,我在你手里干的活,是你给我结的账,你是他公司的人;王学军(该段简称王):这个确实有点不好弄;蒋:我知道,所以法院才让我给你打电话;王:嗯,到时你这个走法院不行的话,就自己想办法,能要多少是多少;蒋:他现在分钱不给,你晓得那年我连零花钱都没给我,一分钱都没拿;王:我晓得;蒋:你晓得这个事,所以我才找你,你给我写个书面材料行不行;王:关键我现在不在里面了;蒋:当时你在啊;王:嗯;蒋:当时结算书是你写的,我只有找你了;王:找我也白搭;蒋:这字是你签的,我找不到他,就只有找你了;王:字是我签的,现在也白搭,我和你一样的;蒋:怎么可能白搭?王:你想是不是白搭?我现在和你一样拿不到啊……”。蔡远国质证称对录音中通话的人是不是王学军无法确认,且该证据没有显示蒋征亮在涉案工地工作,并不能证明蔡远国欠付蒋征亮劳务费的事实。

3、蒋征亮与博大劳务公司一审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先林的通话录音,欲证明博大劳务公司知道其与蔡远国之间的劳务关系,周先林曾当着蒋征亮的面给蔡远国打过电话,蔡远国2016年答应7月份给钱,但后来没有给。录音证据内容包含:“……周先林(该段简称周):上诉是什么时候开庭呢?蒋征亮(该段简称蒋):不知道,我今天才拿到诉状;周:嗯好的,那等他开庭再说,他说白了就是拖时间;蒋:他现在就是耍无赖,明明这些都是证据,他要耍无赖,我今天给他打电话,他说不认识我,说我打错了;周:他就是耍无赖”。蔡远国质证称录音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但两段录音内容只是周先林和蒋征亮说上诉的事情,与案件基本事实没有关系。

4、2017年12月20日蒋征亮与案外人文辉的通话录音,欲证明文辉系同时间同工地和蒋征亮一起工作的工友,文辉亦因欠付劳务费事由起诉了蔡远国,且已经胜诉。蔡远国质证称录音中文辉的身份无法核实,对录音的真实性不认可,不认可蒋征亮的证明目的。

5、2017年11月28日蒋征亮与蔡远国的通话录音,证明其给蔡远国打电话,蔡远国已经不接听了。蔡远国质证称蔡远国在双方一审诉讼之后不接听电话符合常理,不认为该证据对双方争议的事实有证明作用。

另,蔡远国称王学军并非涉案工地上的工作人员,其不在博大劳务公司提供的人员备案名单里,但法庭询问其涉案工地上的工作人员是如何管理和招聘的,蔡远国称已经记不清楚了,时间太长了;博大劳务公司称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涉案工地的工作人员在其单位有备案,其单位系在2012年7月20日制的表,该表内没有文辉、蒋征亮和王学军,法庭询问该表是否包含涉案工地上的全部工作人员,博大劳务公司称该表的制表时间是2012年7月20日,之前如果有人员变动,蔡远国并没有向其公司报送过;并称好多工地给工人的结算书都是复印件,就是为了规避农民工投诉。

本院与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

本院认为,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蒋征亮主张其在涉案工程提供劳务,并提供结算单等证据予以证明,一审法院结合蔡远国申请的证人的出庭陈述情况,认定蒋征亮与蔡远国之间存在劳务关系,本院综合本案在案的其他证据、各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情况可见,蒋征亮与蔡远国之间存在劳务关系存在高度可能性,故一审认定蒋征亮为蔡远国提供了劳务,蔡远国应当及时向蒋征亮支付劳务费的合理部分,并无不妥。至于蔡远国关于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未予采纳,本院不持异议。

综上所述,蔡远国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18元,由蔡远国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慧慧

审判员  白 松

审判员  王 磊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刘梓晨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