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王红与圣象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13民初18363号

原告王红,男,1984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湖北省房县,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代理人李双龙,北京君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博瑞景明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高碑店村医药物流区1525号3号楼四层A507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1056742898915。

法定代表人段红枫。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程天鸽,北京德恒(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丹,北京德恒(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偲然,女,1992年5月26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北京市顺义区,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代理人张猛,北京安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翼铭(刘偲然之夫),1991年7月23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住北京市顺义区,公民身份号码×××。

被告圣象(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153420210988。

法定代表人:陈建军,职务不详。

原告王红与被告北京博瑞景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瑞景明公司)、刘偲然、圣象(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象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林媛媛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宋淑英、何美珠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红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双龙,被告博瑞景明公司委托代理人程天鸽,被告刘偲然委托代理人张猛、杨翼铭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圣象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出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红诉称:

2015年9月起,原告注册成为被告博瑞景明公司旗下“美家美户”mobile的安装工,按照被告要求为客户提供上门安装服务。2017年,本案被告刘偲然在网上购买圣象地板后,“美家美户”mobile通知原告进行施工,同时刘偲然与原告约定额外进行地板上踢脚线的安装施工。

2018年8月12日,原告前往北京市顺义区×××室刘偲然家中进行木地板安装工作,期间刘偲然家人要求原告加快施工进度,因其同时预约了暖气安装,原告提出在暖气安装后再进行木地板安装,但刘偲然家人没有同意,原告只得加快施工,防止造成施工工序冲突,后在施工中被电锯锯伤。锯伤后原告与刘偲然前往北京市顺义区医院治疗,期间原告未带够治疗费用,提出可先向刘偲然家属借款100元来进行止血治疗,但刘偲然家属并未向原告借款,致使原告受伤腿部没能及时进行止血治疗。后因该院条件有限,原告转院到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进行治疗,经诊断为1、左胫神经断裂,2、左小腿开放伤口;3、左大腿隐静脉断裂,4、左足拇长屈肌腱断裂,5、左足胫后肌腱断裂,6、左足趾长屈肌腱断裂,7、左比目鱼肌部分断裂,8、左腓肠肌部分断裂,9、左足开放伤口,10、左胫骨开放不全骨折,11、左侧胫后动静脉毁损伤,12、低蛋白血症,经行左胫神经断裂吻合术等手术治疗,共住院治疗9天,期间陪护一人。印本此受伤,原告至今仍在家中休养,已花费医疗费等费用,被告博瑞景明公司仅支付原告5000元,对后续治疗费等损失,被告一直未予赔偿。

原告认为,本案中原告按照被告博瑞景明公司的指派前往被告刘偲然家中进行木地板安装及踢脚线安装工作,期间造成原告受伤,而被告作为雇主理应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三被告连带给付原告医疗费60932.15元、误工费70000元、营养费3000元、护理费12000元、交通费728.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74.2元、复印费33.9元、伤残赔偿金1359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9364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3150元;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博瑞景明公司辩称:

首先,员告在诉状中所称“按照被告公司要求提供上门安装服务”“通知其进行施工”“指派其工作”等的说法并不准确,原告在被告处注册了“美家美户”mobile软件,被告会在该平台上公开发布家具安装的业务信息,原告根据其自身情况和时间安排自由接单,并不存在被告强制安排工作的事实,也就是说原、被告双方处于平等的交易或合作地位,原告不隶属于被告,被告也不是原告的雇主,原告要求被告承担雇主责任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其次,依据原告注册“美家美户”mobile软件时同意的“注册协议”,原告本身就认可“美家美户”仅提供合作平台,与原告不缔结任何劳动或劳务关系的事实,施工工具由原告自行配置,施工时间由原告和客户自行商定,最为重要的是该协议明确约定发生工伤或给第三方造成损害的,由原告自行承担责任。

最后,按照原告诉状自认和其mobile的系统数据显示,本案涉及的作业内容只有地板安装,原告和被告刘偲然另有踢脚线安装的约定和业务,该过程中发生损害的也与被告无关。

被告刘偲然辩称:

一、在本案中,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所为的劳务关系,也不存在其他雇佣或承揽关系。劳务关系是劳动者与用工者根据口头或书面约定,由劳动者向用工者提供特定的劳动服务,用工者依约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的一种有偿服务的法律关系。但在本案中,被告没有向原告支付过任何费用,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任何书面和口头的约定。原告并非接受被告的指示或与被告有任何协议而进行的安装行为。被告购买地板的行为全程都是通过天猫圣象官方旗舰店,与圣象公司达成的购买地板的买卖行为,安装服务系被告与圣象公司达成的买卖合同中,圣象公司向被告所承担的附合同义务。至于圣象公司与原告及被告是何种关系,原告在安装过程中受伤后各方的责任承担,均与被告无关,被告与原告不发生任何直接联系。

二、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中,受害者应该向接受劳务者主张赔偿责任,但在本案中,真正的接受劳务者并非是被告。原告与被告相互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权利义务关系,并不是被告选择了原告进行地板安装,原告在安装之前也未直接与被告进行任何磋商,其在安装过程中也不接受被告的管理和约束。

三、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中,其中责任的划分是根据各自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在该事件中,原告受伤的原因系原告操作不当造成的,并非因为他人的原因造成的受伤。原告既然提供地板安装服务,应该具备专业的木工技能,配备专业的施工工具,如果原告具备上述两种条件,在没有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不应该造成自身的伤害。因此,原告的受伤完全是自身原因造成的。且原告受伤后,出于人道,被告积极的联系救护车辆,使原告及时获得救治。但对原告的受伤和后续的治疗,被告并未任何过错,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原告在诉状中主张被告家属未借给其医疗费导致其未能得到及时的救治,纯属无稽之谈。故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圣象公司既未做出答辩,亦未参加本案庭审。

经审理查明:

王红注册博瑞景明公司旗下“美家美户”mobile软件。电子商务公司向客户出售地板后,会将地板的安装信息推送给“美家美户”mobile平台,然后由博瑞景明公司在平台上发布订单信息,转推送给王红等安装人员,由王红选择是否接单,电子商务公司会先将安装费用支付至“美家美户”mobile平台,再由博瑞景明公司按月结算给王红,并收取部分利润。

2017年6月16日,刘偲然在圣象公司购买圣象地板、踢脚线及安装服务。2017年8月12日,王红前往北京市顺义区×××室刘偲然家中进行地板及踢脚线安装工作。王红在施工过程中被电锯锯伤,并于当日入住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住院住治疗9天,从2017年8月12日至2017年8月21日,诊断证明书载明:1、左胫神经断裂,2、左小腿开放伤口,3、左大隐静脉断裂,4、左足趾长屈肌腱断裂,5、左足胫后肌腱断裂,6、左足趾长屈肌腱断裂,7、左比目鱼肌部分断裂,8、左腓肠肌部分断裂,9、左足开放伤口,10、左胫骨开放不全骨折,11、左侧胫后动静脉毁损伤,12、低蛋白血症,建议全休一个月,一个月后门诊复查,不适随诊,定期换药,2周后视伤口情况拆钱。住院期间陪护一人。2017年10月17日,王红至房县人民医院就医,诊断意见为:左胫骨不全时骨折等,建议休息一个月,需一人护理。王红支付医疗费60932.15元。王红发生事故后博瑞景明公司曾经支付过其5000元,博瑞景明公司主张该笔款项系抚恤的性质。

2019年7月22日,经北京公大弘正医学研究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王红的伤残等级为×级伤残,赔偿指数10%,建议误工期为210日、护理期90日、营养期90日。王红为此支付鉴定费3150元。

王红主张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其户口本记载户籍地在湖北省×××号,职业是农民。王红于2003年开始一直在北京从事装修工作,并提交北京市居住证、暂住证予以证明。博瑞景明公司认可其真实性,但主张居住证与暂住证的日期不连续,居住证中体现的居住地为昌平区农村,且2018年3月之后没有在北京居住的信息。

王红另提交户口本及房县青峰镇杨家院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其被扶养人情况,包括父亲王传合、长女王梦绮、次子王泽铠。博瑞景明公司认可户口本真实性,但主张王红父母被扶养人人数无法体现;不认可证明的真实性,主张出具证明人未到法庭接受询问。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票据、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刘偲然与圣象公司达成购买地板的买卖行为,安装服务系刘偲然与圣象公司达成的买卖合同中,圣象公司向刘偲然所承担的附合同义务,圣象公司通过“美家美户”mobile下了地板及踢脚线安装订单,王红亦接受该订单,故双方之间就此订单建立起了雇佣关系,王红在雇佣活动中受伤,圣象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王红系博瑞景明公司旗下“美家美户”mobile注册的安装工,博瑞景明公司向王红推送订单,王红完成订单后的收入由博瑞景明公司统一收取,再按期向王红发放,故博瑞景明公司应当对王红履行职务过程中所受伤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王红虽主张与刘偲然约定额外进行地板上踢脚线的安装施工,但就此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在刘偲然不予认可的情况下,本院对其主张不予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属于王红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范围。王红请求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王红主张的误工费过高,本院酌情予以确定;王红主张的交通费过高,本院根据王红就医复查、鉴定等需要酌情确定;王红主张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并提交北京市工作居住证、暂住证等予以证实,故本院依法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王红主张的复印费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经过庭审质证,本院审核确认王红因此事故造成合理损失的项目及具体数额如下:医疗费60932.15元,误工费25200元,营养费3000元,护理费12000元,交通费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74.2元,伤残赔偿金1359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87998.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315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圣象(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王红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三十三万零九百八十四元六角五分,被告北京博瑞景明科技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王红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鉴定费三千一百五十元,由被告圣象(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被告北京博瑞景明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案件受理费八百六十二元,由被告圣象(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被告北京博瑞景明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林媛媛

人民陪审员  宋淑英

人民陪审员  何美珠

二〇一九年八月三十日

法官 助理  胡小静

书 记 员  姜 琳

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津0103民初12706号

原告: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天津市河西区乐园道9号(银河购物中心L2-041-2、L2-04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2010305209204XU。

法定代表人:尹峰,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北京安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天津市河西区乐园道9号银河购物中心,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20103697419185M。

法定代表人:陈海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晓洛,天津长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晶晶,天津长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被告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8月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被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贾晓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返还原告租赁保证金、押金89877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2年7月,被告和长沙咖啡之翼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咖啡之翼)签订了《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L2-041-2、L2-042)约定由长沙咖啡之翼租赁被告所有的天津银河国际购物中心L2-041-2、L2-042号单位,租赁期2012年7月15日到2018年7月14日,共计6年。合同签订后,长沙咖啡之翼依约向被告支付了租赁保证金、押金89877元。2013年12月30日,原告、被告、长沙咖啡之翼三方共同签订了《<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约定由原告概括承受长沙咖啡之翼在《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中的权利义务。2018年7月14日,合同到期后,原告不再承租涉诉房屋,并在2018年7月14日前搬离并交还了上述房屋。但是,被告却迟迟没有向原告返还租赁保证金。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向人民法院起诉,恳请贵院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庭审期间,原告提交如下证据:1.《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证明双方之间的房屋租赁合同关系及权利义务约定;2.租赁保证金支付凭证、装修押金支付凭证,证明原告向被告支付了租赁保证金及装修押金。

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原告未按照租赁合同要求在租期届满后将涉诉房屋恢复原状并腾交被告,系违约行为,导致被告产生清场费,给被告造成巨大损失,该损失已经超出原告所交付的保证金数额。根据租赁合同第六条、第十条约定,如原告不依约履行合同,被告有权用保证金抵扣原告应付款项,合同租期届满后在原告付清所有款项后,被告才将剩余保证金无息返还,原告应于装修结束后与被告和商业管理公司及相关部门验收合格后,在30日内请求被告返还装修保证金,装修保证金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原告并未要求被告返还装修保证金。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是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应依约履行。

庭审期间,被告提交如下证据:1.《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商场管理协议》、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商管协议补充协议,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租赁合同关系,双方合同于2018年7月14日到期;2.房屋产权证明,证明被告为涉诉房屋产权人;3.房屋交付确认书,证明涉诉房屋交付情况;4.到期通知函4份及快递证明,证明被告通知原告合同将于2018年7月14日终止,并要求原告腾空房屋、恢复原状,与被告结清全部欠款、违约金及其他有关款项,被告通知原告立即恢复原状,若2018年7月22日前仍未履行,被告于7月23日自行恢复原状由原告承担费用;5.天津银河国际购物中心商铺拆除及恢复工程合同、发票、转账记录、商铺审价报告、竣工结算单、竣工验收单,证明被告自行拆铺、恢复原状、要求原告承担清场恢复费用;6.《银河国际购物中心咖啡之翼公区拆除恢复工程勘察表》、会签栏、施工前后照片,证明被告确实委托第三方对涉诉商铺进行了清场恢复及清场恢复完成的时间。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原告提交的证据1、2、被告提交的证据1、2、3),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被告提交证据4、5、6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坐落于天津市河西区乐园道9号银河购物中心第L2层第041-2,042号房屋的所有权人。2012年7月18日,原告与长沙咖啡之翼餐饮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编号为YH-KFZY201207号的《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L2-041-2,042),约定由长沙咖啡之翼餐饮有限公司承租原告所有的天津银河国际购物中心第L2层第041-2,042号单位,租赁期为2012年7月15日至2018年7月14日。2013年12月30日,原、被告及长沙咖啡之翼餐饮有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三方同意自该补充协议生效之日起,由被告概括承受长沙咖啡之翼餐饮有限公司在《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中的全部权利和义务,原、被告不再重新签订合同。《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L2-041-2,042)第六条第四款及第七条第十款对租赁保证金、装修押金的支付及返还条件进行了相应约定。庭审期间,双方一致确认被告支付原告租赁保证金69877元,装修押金为20000元。另查,租赁合同到期后,双方之间产生纠纷,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1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承担涉诉房屋即L2第041-2,042号单位的清场恢复费用216753元;要求被告承担房屋占用费278017.73元(自2018年7月15日至2018年11月1日,按解除时的日租金的1.3倍计算);要求被告补交免租期所免除的租金92162元(免租期2个月,46081元/月);要求被告承担合同解除后按月租金、商场管理费(按合同解除时)的三倍的金额支付违约金241356元。2019年6月28日,本院作出(2019)津0103民初869号民事判决,判决结果为:“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支付清场恢复费用216753元;二、驳回原告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后双方当事人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18日作出(2019)津02民终6392号生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银河国际购物中心房屋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合法有效,各方应当依约履行各自的义务。现原告主张被告返还装修押金20000元,根据合同第七条第十款的约定,装修押金应在装修结束后由被告或商业管理公司及政府相关部门验收合格后,三十日内无息返还,被告辩称涉诉项目的装修于2012年8月左右验收合格,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对被告的该项抗辩意见,其并未提交书面证据证实涉诉项目是否经过验收以及验收合格的时间,故对该项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现双方之间的房屋租赁关系已经终止,被告应将其收取的装修押金20000元返还原告。关于原告请求被告支付租赁保证金69877元的诉讼请求,依据合同第六条第四款的约定,租赁合同期满时,原告应付清所有应付款项(包括但不限于水、电、燃气、通讯等费用),原告所交还的房屋及其装修、设备和设施已按照合同交付条件之规定恢复原状,原告因其违反本合同相应条款而向被告清偿所有应付款项后九十日内将租赁保证金无息返还原告,结合(2019)津02民终6392号生效判决,原告应向被告支付清场恢复费用216753元,庭审期间,原告并未支付被告上述费用,故依据合同约定,返还租赁保证金的条件尚未成就,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返还原告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装修押金20000元;

二、驳回原告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47元,减半收取1023.5元,由原告天津之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担795.5元,被告天津乐城置业有限公司负担22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肖宝清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  陈君怡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免费律师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律师事务所咨询免费,在线律师咨询,免费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免费在线法律咨询,法律咨询在线24小时电话,咨询律师免费,咨询律师,在线律师,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